极品修真狂少 1034章 释放

发布时间:2020-02-20 22:12:24 来源:洮南律师网

极品修真狂少 1034章 释放

最后,希维科在七人匕首的合力之下,被直接捅死了。

可就算他死了,他的身体却若大山一般,屹立不倒。

“他死了吗?”拿破仑被之前的那一下撞击吓住了,看着希维科没有倒下,也不敢上前查看,只得低声的询问他的手下。

“主人,他已经死透了。”亚历山大用手试探了一下希维科的鼻子,发现没有了呼吸,才很肯定的説道。

拿破仑这才长呼一口气,然后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,毕竟他们干掉了一个三.级的异能者,算是值得庆祝的。

他想起希维科也是一个被高额悬赏的杀手,急忙问道:“希维科被悬赏了多少美元?”

亚历山大急忙从身上摸出一个小本子,翻开好几页,终于看到了希维科的名字,然后才説道:“主人,希维科的悬赏金是一亿五千万美元。”

“还真是欧.洲杀手之王,居然有这么多的赏金。”拿破仑diǎndiǎn头,对亚历山大説道:“把他的头割-dǐng-diǎn-小-説-下来去换悬赏金......然后我们直接会英.国,将希维科的死告诉给皇家骑士团的团长范迪克伯爵。”

当然,他会告诉范迪克,杀死希维科的不是他,而是华夏的古武郑家,这样,他就可以完美的逃脱干系了。

亚历山大遵命的diǎndiǎn头,却有疑惑道:“尊敬的主人,我们就这样回去,难道不继续执行暗杀林天的任务了?那五亿美元的悬赏金不要了?”

拿破仑反身便抽了亚历山大一个大嘴巴子。气怒的骂道:“你这个蠢货,你绝对我们是山上那伙古武者的对手吗?希维科带了两百多杀手都是惨败收场,我们这八个人又怎么能打败他们?至于林天的五亿美元悬赏金。我是绝地不要了。”

对拿破仑来説,也是作为杀手的两个原则,第一原则就是要活着,第二原则是执行任务,而在这两个原则发生冲突的时候,他会果断遵循第一原则。

只有活着,才可以继续执行任务。死了,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他倒不是怕死,而是明知会死。还要去执行任务,那就是逗.比了。

况且,现在他得到了伊丽莎白公主,而得到了希维科的一亿五千万美元的赏金。即使比五亿美元少了很多。但做人要知足,欲.望是冲动的魔鬼!

“主人説的是,我们马上离开这里。”亚历山大急忙diǎndiǎn头,又问道:“那您答应给我们没人一千万的奖励,是否还能兑现?”

拿破仑微微一愣,心里也是咯噔一下,被这么一提醒,他倒是想起来了。之前在暗杀林天的时候达成过协议,只要干掉林天得到五亿美元的赏金。他就分给这七个人每个一千万。

“亲爱的亚历山大,这个恐怕不行了。”拿破仑一副失望的表情,説道:“林天没有死,我没有得到五亿美元,自然无法给你们发奖励……但是,今天你们协助我杀了希维科得到了他的赏金,还是大功一件的……这样,你们每个人得到一百万美元的奖励。”

七个人纷纷向拿破仑投去鄙视的眼神,希维科明明是他们七人合力干掉的,和拿破仑没有半毛钱关系,而且希维科的赏金是一亿五千万美元,他们怎么就得到了一百万美元?实在是太少了。

可他们却只能长长的叹气,默认这种事情,谁让他们的老大是个吝啬鬼呢?一百万算是够多了,若是以往,他们就是无偿的杀人劳模。

“好了,既然你们都答应了,我们就赶快下山,公主殿下还等着白马王子去接她呢。”説完,拿破仑便像一直狂奔的小野马,向山下奔跑而去。

…….

郑铁山黑着脸,带着女儿郑婉如来到了后山玉龙瀑布的山洞中,看着坐在牢房中的林天,冷笑道:“你小子真是个鬼精,躲灾都躲到我们郑家来了。”

林天咧嘴一笑,説道:“郑叔叔,你这是什么话?我只是来无量山游玩的,什么躲灾?”

“你别给我装糊涂,昨晚的那伙杀手就是冲你来的。”郑铁山生气的説道:“我已经调查清楚了,你被一个杀手组织的老板给全球通缉了,悬赏金也很多……所以你还是赶紧给我滚出无量山,你要是继续待在这里,更多的杀手还会来这里…….”

还有一个月就是古武盛会了,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,郑铁山可不希望郑家和其他的势力横出事端,白白牺牲弟子不説,也会扰乱老祖的清静,万一他在古武盛会上发挥失常,那可就麻烦了。

林天笑眯眯的看着郑铁山,笑道:“郑叔叔,我现在可是被怀疑成偷窃你东西的嫌疑犯,你真的就这样让我走?”

无缘无故的就放他离开,林天可不相信,再説,被偷的东西可是能够决定大世家齐家命运的东西,郑铁山怎么可能如此轻率的放他离开呢?

郑铁山的脸更黑了,他自然不想放林天离开,但老祖説了,齐家的事情和郑家的事情比起来,郑家的事情自然要重要的多,而且由老祖出面亲自写信向齐家老爷子解释了,东西丢了就丢了,也就不再过多的计较了。

但这种事情,郑铁山绝对不会向林天去详细的解释的,走到牢门前,将铁锁打开,説道:“你现在就给我走,离开郑家,离开无量山。”

林天疑惑的摸了摸鼻子,这原来是真的,郑家真的要放他离开,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但牢门都打开了,他不走就有些死皮赖脸的,林天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厚脸皮的人。

最后,还是从牢房中走了出来,而史莱克自然也紧紧跟随林天。

“对了。”郑铁山重新将牢门关上,説道:“你回燕京把我女儿也带上。”

哈?林天一怔,燕京瞪得老大,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郑铁山深深叹了口气,説道:“小如要去燕京寻找他哥哥,也不知道这孩子跑哪去了,三个月没有音讯了。”

别説是郑婉如,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十分的担心郑修远的安慰,即使郑修远永远不能修炼古武,但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,天底下哪有父亲不记挂自己的儿子的?未完待续。。

冠心病的临床分型
吉林男科医院咋样
安庆男科医院哪家好
友情链接